老哥论坛

Banner图片
您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首页动态 >

援鄂日记 来自武汉驰援的声音

作者:老哥论坛 2020-11-28 05:07 浏览次数:

  (记者 孙奉娟 通讯员 李真)“虽然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我的眼里已饱含泪水;虽然你无法看到,但我口罩后面在微笑。”,来自沂源县的山东省援鄂医疗队员王丽,在直面疫情、忙碌工作的间隙,她记录下了这段日子的点点滴滴。

  疫情汹涌,在湖北大地上一批被誉为“生命之舱”的方舱医院正在建设启用,沂源县中医医院王丽所在的山东省第四批援鄂护理队前往的就是武汉客厅方舱医院。

  近日,武汉客厅方舱医院的患者和医护人员跳广场舞的视频走红网络,但是,方舱医院里还有更多的“花样”健身活动王丽在教大家做中医养生操八段锦。八段锦作为一种古老而传统的健身方式,是一套独立而完整的健身功法,强身健体,动作简单易行,功效显著。虽然王丽身穿厚重的防护服,动作看起来不协调,但是她却说“尽己所能,让患者身心愉悦,早日康复。”

  同时,为了更方便的穿脱防护服,她果断地剪了短发,并告诉儿子“妈妈是‘奥特曼’,正在外面打‘怪兽’,等妈妈胜利回家后,你就可以上学了。”今年45岁的王丽在护理岗位上已工作二十余年,此次援鄂行动,不仅展现了沂源县中医院医护人员的英勇,更彰显了沂源人敢于担当的精神。

  乘坐高铁去武汉,有些出乎我们的意料。看到召集的紧急程度,我们都以为会连夜乘飞机走呢!

  一路上,列车员给予了我们周到的照料,矿泉水都是加了温的,并提供了温热的盒饭。有位年轻的女列车员见到我们,激动地直流泪。她从昨晚接到送我们到武汉的任务通知,就激动得一夜没睡。我接过她手里的相机,给她和我的队友们拍了几张照片。她抹着泪水开心地忙去了。看着她单纯真诚的样子,我不由得热泪盈眶。列车上的赵队长说,缺什么和他说,他想办法给我们运过来,这让我们非常感动。他和列车员们,其实与我们一样,都是战“疫”人!

  山东队的副总领队和第三批援鄂医疗队的郑处长来高铁站接我们。他们叮嘱我们,一定要做好自我防护,确保零感染。这是省里对我们的要求,也是对我们的爱护。

  通勤车载着我们去酒店。一路上,没有见到一个行人,只看到公路上有零星的几辆私家车在跑。天上阴云密布,周围高楼耸立,整个武汉肃穆无声。看着这么寂静的武汉,我突然产生一种很悲壮的感觉,忍不住想哭。九省通衢的大武汉,怎么成了这个样子!

  早餐时,我看到武汉医生李文亮去世的消息,震惊之后是一阵揪心的痛。他才34岁,身强力壮,自身免疫力应该是很强的,仍被新冠病毒夺去了生命。新冠肺炎的危害不容小觑,重症和死亡病例也不仅仅是老年人和有基础病的患者。看着照片中他睁大的眼睛,眼神里有多少不甘心和不舍得啊!看着看着,我的眼泪夺眶而出,就着饭努力地往下咽。这让我心底里对这次援鄂行动产生了一种敬畏感。“不计报酬,不畏生死”,请愿书上的这句话,沉甸甸的!

  我们乘通勤车到武汉客厅方舱。一下车,我们第一眼看到的,是不远处的金银潭医院,这让队员们为之一振。在新闻中看到过很多关于它的报导,张定宇院长的事迹更是让全国人民感动。没想到这个牵动人心的医院,就在我们眼前。

  进入方舱医院,中南大学的黄护长引领我们参观。从医务人员入口开始,逐步讲解流程和防护要点。

  虽然在酒店里,听先来的新疆医疗队说起方舱的情况,但一进入病区还是有些震惊。规模很大,A舱分为四个区,能接纳近千位患者,每个隔断安置二十张床,四十张为一个单元。生活区、治疗区基本完善,进出通道流程设计合理。黄护长说,政府尽了最大努力了,虽然简陋,但要确保患者的治疗和医务人员的安全。她特别强调出门脱防护服时,一定要专心认真,严格按照规范步骤来,确保无污染。

  在方舱里,最醒目的是各处悬挂的国旗和党旗。看到这一团团炽热的红色,我的心激动地砰砰直跳。在这危急时刻,在这特殊的地方,让我们感受到党和祖国是我们坚强的后盾,给患者和我们战胜疫情的力量。

  负责培训的队员很认真,看出护士特别是护士长工作的严谨,大家训练得也很认真。为了提高训练效率,队里决定晚上七点进行考核,没有分数,只有合格和不合格之分。不合格意味着生命危险,是坚决不允许的。高标准,严要求,才能不辱使命,打胜疫情狙击战。

  一天下来,最大的感受就是,穿脱防护服不仅是技术活,也是体力活,真感到有些累了。

  睡觉前浏览手机时,有人加我微信,留言写得很诚恳,他说目送我们离开济南时,泪如雨下,感谢我们的付出。我以为他是记者呢,聊了几句才知道,他是火车站的志愿者,帮我们运送行李时,看到了箱子上的名字和电话,一再叮嘱我要注意安全。

  看到这个消息,我的心一下子“突突突”地跳了起来。虽然有充足的的思想准备,也在做防护训练,但当真地要面对时,还是感到有些紧张和忐忑不安。

  我边吃早饭便浏览信息,“协和、湘雅、齐鲁、华西”四大王炸会师武汉,令人振奋。“玩转病毒”的女将军陈薇不断攻坚克难,挑战疫情危机,让人们看到了春天的希望。我们能做的,就是打好眼前的狙击战,防护好自己,照护好患者。

  上午,我们继续进行穿脱防护服练习。午饭时间刚到,群里就下了通知,让第一组的五个队员准备上岗,15分钟后启程。队员们赶紧扒拉了几口饭,抓紧换衣服,准备随行物品。看到她们上岗,我竟然有莫名的激动和少许的心慌。

  我帮她们录了个小视频,相互鼓励着“武汉加油!”随即,她们匆匆地走了。看着他们的背影,我的眼泪忍不住流下来,在心里暗暗祈祷:战友,顺利归来!

  下午一点半,我们保障组去高铁站接物资。到了市中心,街上冷清得很,见不到几个行人,只看到一个门口有人在排着长队,两人之间都相隔一米多。司机说,这是同济医院的发热门诊,只有在发热门诊和个别营业的药店,还能看到人的踪迹。平日里,这可是车水马龙,人流不息的地方啊!

  我看着街景,默默地伤感着。虽然我没来过武汉,但我见过我们的省城济南,那是何等的繁华和热闹啊!司机说过了长江大桥,前面就是黄鹤楼了。我一听,吃惊地从座位上站起来,没想到我仰慕已久的遥远的黄鹤楼,竟然会是这样与它邂逅。

  收到医院和同事捎来的物资。消杀用品、食品、衣服、药物,一应俱全,让我感到好温暖。一人出行,全院甚至全县的人都在牵挂着我们。感恩之心,无法言表,我们只有用不辱使命,圆满完成任务来做回报了。

  晚上十点多,第一班回来了,走廊里一下子热闹起来,大家都询问她们里面的情况。听了她们的介绍,我们心里都安定了一些。虽说方舱只接受确诊的轻症患者,但肥城的王泗元说,他五点多抢救了一个猝死患者,带着护目镜,带着双层手套,成功地打上了留置针。看来,各种突发事件和病毒都是一伙的,都在考量着我们。


老哥论坛